曼萨诺:因早年伤病而改写的人生

现在的我,已是人们熟知的足球教练。年少时怀揣的梦想,其中一部分已成为现实,另一部分尚待实现。对于这些没有实现的梦想,我既不强求,也不急躁;因为足球和人生使我渐渐明白,只有脚踏实地妥善行事,才是一条最安稳的道路!我承认,我职业生涯中遇到的种种难题,恰恰是我曾渴望面对的:与精英们比肩竞争、思索如何培养出最优队员、球场内拥趸们的声声怒吼……这就是让我牺牲一切的足球!就是让我下了人生最险赌注的足球!假如你们看到我的现在,一定料想不到我的过去,更无法想像我是如何在世界上最重要的职业足球联赛之一——西甲联赛上完成超过200场比赛。让我来尝试作答。

我出生于西班牙南部的小镇拜伦,在那里我种下了足球梦的种子。街角滚动的足球和奔跑的伙伴一并分享着我的梦想——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。然而,一次意外的伤病让我永远的离开了球场。后来我上学读书,愈发强烈地体会到,我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——成为教练——来接近足球这项我挚爱的运动。如果那时的我能够预料到,这将会对我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,也许尚在奔跑之前我就已经止步在起跑线上。然而那时的我并没有退却,而是将满腔热情孤注一掷地浇灌在足球场上。家乡地图上的每一条小道我都烂熟于心,我的足迹布满了哈恩市的每一个足球场:从桑蒂斯特万-德尔普埃托、维拉卡里罗、维拉诺瓦-德阿尔索比斯波、乌维达、马尔托斯、伊里图尔吉到皇家哈恩。那曾是一段艰辛的岁月,苦涩中夹着甘甜。胜利、失败、晋级、荣誉、误解……总之,就是足球!终于,在做出一个重大抉择之后,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哈恩。因为我发现自己想要的并不在这里,而是在别处。塔拉维拉是我的第一站,在那里我意识到这条道路并没有选错;托莱多更是将我与精英足球的直接距离缩短到最小;而最终,在巴拉多利德,这个与天堂最近的地方,我实现了人生第一个梦想——执教一支西班牙甲级联赛球队。

都说一次两次的成功并不困难,真正困难的是如何一直保持成功。这二者的实现皆需长期的努力。回望过去,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巴列卡诺那次史诗般的保级;我更加不会忘记,我与马洛卡共同分享的国王杯冠军荣誉:数以千计的人忘情地欢呼,在马洛卡小岛上被人们奉若神明地相迎……只有足球才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为人们带来莫大的快乐;而与一支如此谦逊的球队荣誉与共,更是我人生中永远不可磨灭的最大满足。然而,道路并非一直平坦。在马竞时期的执教经历让我领悟到,有时运动场上的过度野心也会成为前方道路上的绊脚石。身为一名教练,人们对你的期待是能够完成目标。不切实际地盲目对自己要求过高往往不会得到俱乐部高层的认可。在我的故乡安达卢西亚,我执起了马拉加的教鞭,然而结果却差强人意。在战术上我们都犯了错误,后来时间也证明当时的指挥是不恰当的。有一天我会回到故乡,在那一刻来到之前,我将一直把故土放在心上。

如今的我,越发能够理解作为主教练的不易,更是时常忆起当年在安达卢西亚,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们,那些在不知名的球队执教的同仁们。是他们,打磨精英足球的第一级阶梯,让我们有幸欣赏到如今被称之为“明星联赛”中那些最精彩的射门;是他们,在无名的球场中培育足球少年的园丁,铸就了那些令整个球场为之震颤的明日之星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,多少的绿荫奇迹都将化为无稽之谈。遗憾的是,那些教练们默默无闻、无私挥洒的汗水,并不为人所重视。我谨希望,用我写满牺牲和汗水的经历,加之这些年在无数公里的跑道上度过的无数小时的孤独、喜悦、绝望,以及刻在骨髓最深处伟大的友谊,能够为那些依旧怀揣梦想,怀揣着与我年少时相同抑或更加伟大的梦想的教练们,带来一些鼓励,我愿他们永不气馁,永不妥协人生的梦想,因为坚定的信仰是化梦想为现实的最强原动力。我和所有的教练一样,都是基于足球常识,只是他们尚须勇气、大量的勇气。这就是我的过去,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过去。

 

(西班牙语原文由曼萨诺于2007年发表于《安达卢西亚足球的金色篇章》一书,本文有删节)

 

格雷戈里奥·曼萨诺·巴耶斯特罗

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主教练